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社员哥们的小酒馆

酒馆虽小能品天下佳酿,天下虽大甘愿陋室小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纯东北爷儿们,认识几个字,会数钱, 对时事很有想法,但是很多时候只能想没办法,对历史情有独钟,但除了撕报纸却再也没有机会重复过去,读书可以通宵,看戏时常达旦, 未能为达官,未能为学士,未能为豪绅,未能为商贾,遂拟一酒馆,常以醉自赏,乐曰:酒馆虽小能品天下佳酿,天下虽大甘愿陋室小酌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媒体也有苦?  

2013-09-28 17:28:44|  分类: 一地鸡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媒体也有苦? - 社员哥们 - 社员哥们的小酒馆
 

/社员哥们

近日连续高频上镜的几桩事情倒是称得上颇为密集。

无论是不厚先生及夫人的刑期,还是李某某、夏俊峰乃至王书金案的不同声音,都似乎在演绎着钱塘潮一般,一波又一波。

可能是巧合,反正最近挺密集,司法界挺热闹。但ZF的司法能走出政治的聚光灯吗?

当然,普通的民案,似乎引发不了那么强的关注,关注是从何而来的?自然是信息渠道的拓宽,即使司法可以盖住一些事实细节,但盖不住舆论,尤其是草根阶层的声音。虽说蛆多拱不倒缸,但是毕竟与河蟹社会的基调有了一个衬托,或者说,不那么河蟹。

有意思的是,连媒体在发生的时候,都在回避那个字,而改称“不厚”先生,由不得苦笑,之后也不得不同情媒体的苦衷,我似乎也明白我前面的文之所以被和谐了,大概就因为那个字吧。

媒体人在自己爆料的时候就直言,对于关注度较高的案件,在报道之前都会收到“上面的”报道“指引”,通俗点翻译过来就是“不许胡说八道”,要与上面保持一致,否则呢?当然不必赘述了。

从感情上讲,我也同情夏俊峰。

虽然砌吃咔嚓就把案结了,把人也执行了,可是在整个事件过程中究竟发生了怎样的事?有谁能说得清?难道司法没有责任和义务为大众“释疑”吗?

太祖说过“人不犯我我不犯人”,刘欢也说过“该出手时就出手”,小贩夏一个对四个,受到了怎样的威胁,当事人都死了,过程也没有录影,不像哈尔滨的那个警察打青年,整个事件都有监控,也好像真难为了司法。但总不能不定案,“上面”有没有声音,上面和下面都最清楚,这个刀足够快,所以就不怕麻有多么乱。

大家还记得那个“巴东女杰”邓玉娇吗?在舆论几乎一边倒的前提下加之律师的强大辩护,最终邓玉娇无罪释放。

夏俊峰不等同邓玉娇,只因为舆论还不够一边倒,只因为那两个人不如欺负邓玉娇的“官儿”那么可恨。

王书金还能活几天?还不知道。但司法已经定案,那个案你(王)说也没用,没有证据。聂树斌人死不能复活,非搅得一帮乌纱帽不稳,请问乌纱帽们能答应吗?

情打不过理,理打不过法,法逃不出如来佛的手心。

大千世界:最后——阿门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